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却是一个少女对于爱情的憧憬幻想期望统统破灭

发布时间:2018-08-12 17:11 分类: 盛兴彩票网网址 阅读:

  第五大娘道:“人不可貌相,胖一些怎么啦?老一些怎么啦?那可是西市王啊,咱们第五家能攀上这样的门第,那是烧了几辈子高香?你能进了豪门,那可是要享一辈子福的。就说是妾吧,可你就这小模样儿,还能吃了亏?妻不如妾嘛。”
 
    第五大娘自有她的一番人生哲学,但第五凌若自然绝不接受,母女俩争辩愈发地激烈,第五先生听说了,径直闯进女儿房间,怒声道:“你这丫头,爹就是惯坏了你。现在张家生事,把你的名声都坏了,要是事情传到曹员外耳中,你要给人做个如夫人,都会嫌弃不要你,还轮得到你挑三拣四?不要跟她说了,这孩 子,就是满脑子不切实际的主意,回去睡觉!”
 
    第五先生把袖子一拂,甩手走了。第五大娘见丈夫发了火,便也随之站起,对第五凌若道:“女儿别胡思乱想了,爹娘不会害你的。还有两天,你就要过门了,别跟你爹再闹别扭。”
 
    第五大娘也走了,第五凌若坐在榻边,心惊肉跳:“还有两天,就要嫁人?不对,嫁人都不算,是做人家的妾。”
 
    换作正常的出嫁,经过说媒纳采定亲过门这一整套流程,历时最快一年,一个姑娘要过门儿的时候,早就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,都难免忐忑紧张,何况是第五凌若这种情况。
 
    搁第五先生来说,除了曹韦陀本身的家世身份对他的诱惑,之所以价都不讲,就这么顺利地签了买聘书,还因为他有危机感。第五先生也算老于世故了,而且精于算计,他很清楚,经过张家这么一闹,自己女儿的身价马上就得暴跌,而这持续的效应,还要在将来漫长的岁月里逐渐体现。能抢在此刻“出手”,女儿的身价才能更高一些。
 
    可在第五凌若心中,却是一个少女对于爱情的憧憬、幻想、期望,统统破灭的开始,想想曹韦陀,而自己将要和这样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,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不行!我得走!我要去找冰哥哥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如是想。
 
走,她也不做此想,夜间能逃到哪里去,她是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不是去作死,不要说碰上歹人,就算本来是个普通人,夜深人静时刻,一旦碰上,也难免突生恶意。
 
    再说,冰哥哥就一定会被太子重用么?其实第五凌若也不确定,如果冰哥哥为太子所用,那就简单了,爹娘一定不会在意她“私奔”的事实,一定会帮她隐瞒,并成全他们。
 
    如果冰哥哥不能为太子所用,那么她就得做长远打算了。成家,养家,生儿育女,都要用钱,她是有些小积蓄的,把这些积蓄带上,关键时刻就能帮上冰哥哥的忙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冰哥哥擅长什么,不过没关系,说到理财,凌若姑娘可自负的很。只要冰哥哥不懒隋,肯吃苦,办法她有的是,只需要一点点本钱,她就能帮冰哥哥打理好一切,打造一个小康之家。
 
    到时候,再有了冰哥哥的娃儿,家境又不错,回到家来,双管齐下,还怕爹娘不认自己么?
 
    有鉴于此,第五凌若做了精密的设计。
 
    次日,她“理所当然”地使了一阵小性儿,然后渐渐接受了现实,怏怏不乐地“接受”了父母的劝告,开始“考虑”即将出阁的事儿,然后忐忑不安地央求母亲陪她去庙里祈福。
 
    第五夫人虽也势利,对这独生女儿还是疼爱的,眼见女儿接受了现实,也不想在她即将“出阁”之际惹她不快,悄悄跟第五先生一说,第五先生便也欣然同意,一家三口,一块去奉天寺祈福。
 
    而这一切,都在第五凌若的估算之中。
 
    随后,第五凌若就把她收拾的细软之物裹进了一个小包袱,坦然地拿在手上,说是祈福捐赠的香火之物。第五先生也不知道女儿拿了些什么,以他一贯的吝啬,本来是极不愿意的。
 
    心诚则灵嘛,神佛慈悲,岂是金钱能够收买的?那不是亵渎神明吗?
 
    不过,女儿马上就要出阁了,而且跟的人是西市王曹韦陀,到时候第五家还能短了好处?可不能这时惹得女儿不快。这样一思量,虽然第五凌若那小包裹就放在他的脚下,第五先生硬是捺住了没有去摸索一下,辨一辨裹了些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而这,也在第五凌若的思量之中。
 
    早知父母双亲的性情脾气,这时略加算计,那真是算无遗策。
 
    奉天寺香火很旺,这家寺庙据说极灵验的,本就香火极旺,近几日兵灾战乱,对民间多多少少造成了一些伤害,来庙里祈福的、还愿的香客也就更多了。
 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